新闻中心 > 正文
最新播报:

bbin:冬至后三日三首

2019年11月14日 16:44 来源:bbin

bbin: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产品分类,收集了40多个大行业,上万个小行业的产品分类,行业目录数据,为用户提供精确的产品分类和公司展示;

《女生日记》里的主人公是冉东阳,一个六年级的女生,她生活在一个美好的家庭,有一个很好的爸爸和妈妈,他们不像其他同学的父母作文,只想自己的孩子要成绩好,成绩不好就不是好孩子,而是希望孩子一生健康、快活就好。

【篇六:我为创建做贡献,我为学校添光彩】bbin讲的是一个名叫阿章的小男孩,他生活在一个繁华的都市,一直以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什么都要妈妈帮他做。作文后来,他妈妈怀了小孩身体比较虚弱,需要住院,就短暂转学到乡下外婆家。每天和懂事,听话,独立能力比较强的表妹在一起。刚到乡下时,不懂事的阿章看到外婆摔倒,他会捧腹大笑,还经常嘲笑表妹和班上的同学。而懂事的表妹不知为何总是对阿章充满敌意。直到有一天,两人又一次吵架时,表妹对着阿章大声说:阿章这才明白,原来自己看到外婆摔倒,不但不扶她还哈哈大笑,认为妈妈为他做饭,洗衣等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自己从来都不会注意妈妈的辛劳。他就暗下决心,一定要改正这些缺点,向表妹学习。

走过虹桥,踏着石路、绕过涵碧楼,我们来到湖心亭,抬头向上望,可以看到亭子的上面雕刻着很多美丽的图案。作文在亭子里,偶尔有三三两两的人进来坐一坐、聊聊天。我和妈妈也坐下来,妈妈给我讲了涵碧楼、七日红的故事。bbin李幽从学生家里出来已经是九点多了,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在行人稀少的街上走,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那简直就是她所见过的最强的学生,如果只是顽皮她还能轻松对付,可是这孩子的脑袋里就好象有知识过滤器,他可以将数学高考题做得一分不差,却连武则天是哪个朝代的人都说不出来,真不知道他的父母是怎么对他启蒙的,偏科偏到这个地步!她重重地叹了口气,看来接下来的一周得重新整理教学计划了,这样的孩子,难说不是现代学校教育的畸形产物。李幽站直了身子,狠狠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顿时觉得神轻气爽起来,脚下的步子也分外轻快,她这么晚回去,恐怕室友们要担心了吧。就在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一个推着垃圾车的清洁工,身上穿着非常普通的橘黄色清洁服,垃圾车用一块油布盖着,两只轮子压在马路上,发出辘辘的响声。李幽的眼神突然冷下来,她可以确定,那个人绝对不是清洁工,他身上的衣服太干净了,干净得就像新的一样。与此同时,她敏感的肌肤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敌意,从那清洁工的身体里散发出来,像波浪一般涌动。她不动声色地继续往前走,步子和呼吸一点都没有变化,就像什么也不知道一般。那清洁工越走越近了,最后和她擦身而过。李幽眼神一凛,迅速转身,一脚踢飞了他手里的钢管,还没等那人反应过来,她的另一只脚已经踢了出去,带着凌厉的劲风,不偏不倚直中那人的膝盖,空中立刻响起清脆的骨头碎裂声,那人一声惨叫,仰面摔了下去,抱着自己的膝盖不停地打滚,身子弓得像个虾米。李幽看了一眼那辆垃圾车,将油布一掀,里面竟躺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少女,被绑得结结实实,嘴巴和眼睛都蒙上了黑布,睡得正沉“原来少女连续失踪事件就是你们做的!”李幽朝地上那人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什么要这么做!”话音未落,背后就有阴风疾啸而来,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连李幽都不禁变了脸色,现在无论侧身躲闪还是跳起都来不及了,唯一的办法只有……她猛地转身,双臂往前一挡,只听卡地一声,一只粗壮的脚硬生生地撞在了她的手臂上,一阵钻心的疼痛和推力几乎就要令她跌倒,她连忙后退几步稳住身形,那道黑影又扑了上来。那是一个穿着薄麻西装的男人,戴着墨镜,看不清相貌,但依稀可以看出他已经不算年轻,大约四十开外,但身手却绝不含糊,李幽与他交手后才真切地体会到四十岁是男人的黄金时期这句话的含义。他使的是一种诡秘的古老拳法,速度却快得惊人,每一招每一式都绝对准确,却又变化多端,李幽竟隐隐地感觉有些吃力。一丝兴奋从她的心底深处升了上来,除了父亲以外,她竟然能够遇到一个可以与自己过五十招而不败的,而且战得如此酣畅淋漓。这世上能够胜过李幽的人不多,其中多是宗师级人物,这样的前辈自然不会轻易与李幽这样的小辈动手,她已经很久没有战得如此痛快了。显然对方也和她有同样的想法,只是他的脸上多了一份惊讶,似乎不敢相信一个普通的高中生竟然能够接自己这么多招,而自己却越来越吃力。两人战了一百多招,身为女性的李幽终于感到了性别差异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她的体力无法再这样无止尽地消耗下去“救我……”就在这个时候,地上的‘清洁工’虚弱地叫道,朝中年男人伸出手,“求求你,救我……”中年男人心中一动,虚晃一招,向李幽的小腿扫去,李幽挡过那招虚招,下盘不稳,只得慌忙朝后退去,姿势狼狈。中年男人乘机一跃而起,掠到‘清洁工’的身边,一把将他抗到肩上,以极快的速度朝长街尽头飞奔。李幽没有追过去,她知道再纠缠下去自己根本讨不到便宜,况且垃圾车里还有个女子,若是被人家用调虎离山之计骗走,就得不偿失了。总之,救人要紧。杨飒睁开朦胧的双眼,朱颜正坐在一旁静静地品茶,见她醒过来便笑道:“如何?睡得好吗?”“我怎么睡着了?”杨飒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真是太失礼了……”“哪里”朱颜递给她一杯醒目茶,道,“刚刚睡得如何?做梦了吗?”“梦?”杨飒眸子里闪过一丝迷惘,“好象做了一个,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哦?梦见什么了?”朱颜一喜,脸上是难以抑制的兴奋。杨飒眼中的迷惘更盛,仿佛弥漫起滔天的大雾,铺天盖地:“我……我忘了……”“忘了?”朱颜皱了皱眉,眼睛里是难以掩饰的失望,“莫非茶出了什么问题?”“什么?”“不,没什么……”“忘了也好啊”一声低低地叹息,杨飒转过头,见楚曼一脸哀伤地望着面前的紫砂茶杯,实在难以想象她居然有这样神情“有些事情不记起来更好”楚曼抬起头,凄然一笑,笑容里充满了千年的哀伤千年的痛苦千年的等待,“遗忘原本就是造物主赐给万物众生寻找幸福的天赋,痛苦的记忆留下来只会带给人更多的痛苦”“但是有些事情就算再痛苦,人们也不愿意遗忘”朱颜淡淡笑道,“你们该回去了,天已经亮了”“什么?天亮了?”杨飒吓了一跳,窗外果然已经大亮,早晨温暖的阳光洒进来,在地上映出窗户上翻覆的花纹,“我们已经睡了这么久了啊?”“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楚曼起身告辞“慢走,有空来玩”朱颜朝杨飒微微一笑,转过身继续泡茶,端着茶壶的手却因激动而颤抖。我知道你回来了,从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终于回来了。昭岚……“竟然有这样的事!”杨飒不敢置信地看着坐在床上吃面包的李幽,“你竟然真的遇到了那伙拐卖人口的无耻家伙?”“恩”李幽狠狠地咬下一块面包,昨天她耗费了太多的体力,今天必须补回来“那个女孩现在怎么样了?”思然永远是最冷静的一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还好,在医院里”李幽嘴里嚼着面包,含糊不清地说,“警察来过了,结果她什么也不知道,就是在上厕所的时候被人一棍子打晕了”“呵呵呵呵……”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却令杨飒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楚曼仿佛若有所思地笑道,“似乎是很有趣的事情呢,这下可有得玩了……”权衡再三,杨飒还是来到了招聘启示上所指的地址,虽然楚曼告诉她,鬼鬼酒吧位于卫华市最有名的“风化街”宜新路的尽头,这条路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舞厅迪厅酒吧,三教九流的人都在这里出没,两伙人在路上公然对砍绝对是常见的戏码,年轻单身女孩在这里非常不安全,但是为了以后的生计,她还是决定来试试,大不了到时候求楚曼来救她。鬼鬼酒吧并不大,但装潢得十分后现代,墙上的画充满了抽象派的感觉。杨飒走进门,酒吧白天似乎不营业,大厅空落落的,硕大的园球型吊灯反射着太阳的光,隐隐有些刺眼。一个穿着制服的女孩迎了过来,那身制服有些像男式西装,一件衬衣一件马甲再加一条长裤,脖子上系了一个黑色的蝴蝶结,很传统的制服“请问你找谁?”女孩还算客气“我是来应聘服务员的”“跟我来吧”女孩带着她穿过舞池,上了一层楼梯,二楼似乎是包房,走廊里的装潢十分豪华,红色的地毯,白色带花纹的墙纸,以及高档壁灯,一看就知道不是平民阶层能进得起的“到了”女服务员在一扇雕刻着几何图纹的门前停了下来,轻轻敲了两下门,道,“经理,有人应聘”“叫她进来吧”一个低沉的男音,富有磁性,语气中隐隐带着一股威严,令人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敬畏“是”女服务员握着门把将门打开,说,“进去吧”杨飒走进屋,屋子里的装潢出人意料的简朴,一只柜子,一张沙发,一张弧形桌,一只旋转沙发,两盆花,就是这间办公室的全部。在那张旋转沙发上坐着一名四十开外的男人,身上穿着黑色的薄麻西装,头发整理得非常清爽,面容有些沧桑,却不失英俊,身上散发出一股懒散的意味,眼睛里却射出慑人的光芒,令杨飒不禁有些畏惧“就是你要来我们酒吧应聘?”男人说“是……”“为什么想来我们酒吧工作?”“我……我刚从乡下来上大学,生活困难,想找份兼职……”男人微微点了点头,将杨飒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一张表格,递给她,说:“你先把这张表填了,今天晚上来上班吧”“啊?”杨飒吃了一惊,这么说她应聘上了?就这么简单?男子见她张大了嘴巴,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不禁笑了笑,说:“怎么?不想来这里工作?”“不,不”杨飒连忙把表格接过来,“我今天晚上一定准时到”“好,你出去吧”“是,谢谢经理。”杨飒兴高采烈地走了出去,走到门口又转过头,说,“请问……经理怎么称呼?”“我姓谢”“谢经理,我告辞了”杨飒鞠了一躬,轻轻拉上房门。谢经理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眼睛里一片冷冽。眼前是一座巍峨的高峰,极目望去,只见郁郁葱葱的树木,长得极为茂盛,几乎盖住了整座山峰,却不见上山的道路。陡峭的山壁几乎与大地垂直,迎客松布满了整座峭壁,重重叠叠,远远望去,只是墨绿色的一片。在那山峰的顶上,重峦叠翠云雾缭绕之处,依稀可见起伏的宫殿楼阁,飘渺立于云端,宛如仙镜。杨飒站在山下,抬头仰望那座巍峨大气却不失秀雅的宫殿,脑海中似乎有些虚无的记忆在海面之下涌动。她这是在哪里?为何眼前的景色如此熟悉?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无比轻盈,脚下仿佛踏了云雾,往那山峰之顶飘去。耳边是呼呼的风声,空气中隐隐约约弥漫着花的芬芳,令她不禁有些迷醉。就是这一恍神的工夫,她已立于山顶,双脚踏上坚硬的岩石,竟然觉得从来没有过的塌实。花香更加浓郁起来,杨飒定了定神,抬头望过去,只见漫山遍野的花朵,如同一片七彩的海洋,微风过处,涌起一片柔和的花浪。轻盈的花瓣被风卷到空中,蝴蝶一般尽情地舞,各种各样的花香夹杂在一起,竟然不觉得俗气和烦腻,反而是一阵透如心脾的舒畅。阳光映在花田中,有些耀眼,杨飒将手放在眉毛处,挡住强烈的光线,望向那被花田包围的宫殿,廊腰蔓回,檐牙高啄,瓦如?斯飞扬,道不尽的金碧辉煌,气势雄壮。杨飒穿过花田,来到宫殿之前,抬头望见那雕刻着远古图腾的门楣上挂着一副牌匾,上面用篆书写着三个字,宫殿中竟然也有云蒸雾腾,俊秀的字迹朦胧于云雾之间。雾屏宫。雾屏宫?杨飒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思潮,一波一波撞向心灵深处的门扉,仿佛要将那深藏心底的秘密引出来。忽然之间,门无声地开了,像纸扎的一般毫无重量。一个女子从门内款款走了出来,手中执着一只滚着露珠的百合,身上穿着一件大红宫衣,头上云髻轻绾,玉钗斜插,额间现着一个奇怪的图纹,妖娆诡异。不知为何,杨飒看不清她的容貌,只觉得她是极美的,一种端庄大气却不失妖娆的美丽,仿佛顾盼之间,便可摄人魂魄“你终于回来了”红衣女子迈着莲步走到她的面前,即使如此近了,她的脸上也仿佛罩着云雾,看不真切。她将手中的百合放入杨飒手中,道,“昭岚,我一直在等你,我知道,你会回来的。就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四周突然暗了下来,就像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间乌云密布。一阵黑色的浪潮以极快的速度在山峰花田中弥漫,转瞬间就将那五艳六色、色彩斑斓的世界吞没。刚才还鸟语花香的梦幻国度变得一片死寂。花田只剩下一地残败的枯枝黄叶,辉煌的宫殿成了连绵不绝的断壁残桓,天堂变成了地狱。那身穿大红宫衣的女子依然站在她的面前,只是衣衫已经破烂,长发披散,朦胧的面庞上依稀可见血流满面。她额上妖娆诡艳的图腾似乎被什么利器划了两道交叉的伤口,深可见骨,血肉外翻,她脸上的血似乎就是从她那两道狰狞的伤口里流出,顺着她苍白的脸颊滑下,再在下巴凝聚成血珠,一滴一滴落在地上,没入漆黑的泥土里。杨飒胸膛里有一种伤痛像海洋一般汹涌而出,她看着那孑然而立的女子,想叫却叫不出她的名字,想冲过去抱着她,为她疗伤,身体里却像是注了铅,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血流如注。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杨飒猛地坐了起来,呆呆地看着放在床角的小书架,双手紧紧抓着盖在身上的被单,眼睛里一片朦胧,眼泪已经濡湿了单薄的睡衣“怎么?做噩梦了?”一个女子悦耳的声音传来,杨飒转过头,看见正在往腿上套黑色鱼网袜的楚曼,她穿着一件黑色带蕾丝的吊带连衣裙,露出小半个坚挺的胸部和洁白如玉的大腿,性感非常,眼眸流转之间充溢着媚惑的味道。这个时候,杨飒才觉得她看起来像个真正的狐狸精“怎么?傻了?”楚曼穿好袜子,凑到杨飒面前,嘴角勾起一道她惯有的诡异的笑容,说,“做了什么梦啊,居然让你哭成这样?是不是梦见一个英俊得天上独有,地下无双的大帅哥,你向他求爱,他却嫌你难看?”嫌我难看?杨飒一阵气血翻涌,她哪里难看了?看着这个喜欢恶作剧嘴巴比大粪还臭的狐狸精,真恨不得一拳打在她的脸上:“我做什么梦不关你的事。你穿成这样做什么?约会?钓到有钱的老头了?”“再老的老头在我面前也不过是个小鬼”楚曼丝毫不以为忤,朝她恶作剧地笑了笑,说,“你真是没良心,我可是要陪你上班哦。快穿衣服,快迟到了”“陪……陪我上班?”杨飒目瞪口呆“是啊,怎么?你不知道?我现在可是鬼鬼酒吧的驻唱歌手了”杨飒一口气上不来,差点噎死,有这个老喜欢捉弄人的狐狸精从中捣乱,她的前途真是一片黑暗。夜晚的酒吧是喧闹而嘈杂的,吊在天花板上的旋转镭射灯折射出五颜六色的破碎的光,将整个酒吧照得异常暧昧。大厅的正中央建着一个舞台,台上有一支乐队正卖力地演奏,音响将他们的重金属乐曲无限地放大,直至震耳欲聋。几个穿着性感的少女在台前激烈地舞动着,举手投足间尽显女子纤细的身材和灵动的气质。当中一人似乎是领舞,身穿黑色带蕾丝的黑色连衣裙,每一个舞姿都热情如火,四肢似乎极为柔软纤细,将这激烈的热舞跳得非常细致僚人,宛如艺术品,那种气势非常人能相提并论。整个酒吧的人似乎都被她热情的舞蹈所感染,在时明时灭的灯光中尽情地舞着,许多都已是大汗淋漓,却不舍得停下来。

bbin:题丁成之清樾轩

开始包粽子了。奶奶开始一步一步地教我包粽子。奶奶说:,再放上糯米,可是,奶奶手上的小粽子很听话,我的小粽子却不听使唤了,我还没有拿绳子扎紧的时候,就全部掉了,我奇怪地向奶奶讨经验。奶奶告诉我没有压实,原来奥秘在这儿呢!bbin通过这个故事,王葆明白了,我也懂了,做事情要靠自己动脑思考,自己动手做,这样才会幸福和快乐。

但是爱美的天性,也让它有了坚强的信念和非凡的勇气。作文可天鹅与生俱来的母爱,让从乌鸦的尖嘴利缘下拯救孤儿蛋的天性,让它有了宁愿粉身碎骨也要让自己抚养的孩子生存下去。为了自己抚养的孩子能正确地往南飞,她心甘情愿地泡在即将结冰的湖水里,留下了富有经验的雄天鹅。bbin烤鸡蛋放寒假了,我最喜欢的两个表哥又要和俺大玩特玩了!不过嘛,这次不是玩那些无聊的游戏了,要来个新颖的??烤鸡蛋!烤鸡蛋开始了,只见行动敏捷的大表哥找来了一些硬梆梆的土块,先拼积木似地拼出一个小半圆,在缺口处轻轻地放上了一块细长的瓷砖,接着又在缺口处轻轻地放上了一块细长的瓷砖,接着又越搭越高,直搭到最顶上的小洞洞也积满土块为止,哇,一个漂亮的“小土屋”出现了!然后,大表哥拿来一张废旧的报纸,将它用打火机点燃,一过把正在燃烧的报纸扔进了最下边的小洞洞里,一边将一些木柴扔进火里。火苗越“长”越大,贪婪地吸舔着已化为黑色的土块。与此同时,小表哥正声浪地将土掺水轻轻地搅和成粘乎乎的烂泥“呀!好恶心哪,我都要呕吐了!”“虽然看起来恶心,但没有蛇,就没有香喷喷的鸡蛋”,小表哥一本正经地回答“为什么?”我破沙锅问到底“你看了不就知道了!”你猜我看到了什么?表哥正在用报纸和泥土包鸡蛋!噢!我明白了,这样做才不会伤到蛋壳。小表哥一连包了五个“泥鸡蛋”就完工了。我的目光再次转向大表哥那儿。哟!原本深褐色的小土屋已被蓝色的火焰烧得火红,在晚霞的辉映下,显得是那样的和谐“把火吹灭吧!”一个声音把我从幻想中拉了回来。火吹灭后,小表哥又将包起来的五个鸡蛋小心翼翼地放入刚才烧火的地方,尔后,把“小土屋”轻轻地推倒,将鸡蛋埋了起来表哥们每隔几分钟轮流来摸一次埋鸡蛋的那块地。就这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埋在地下的鸡蛋终于熟了。嗯,烤的鸡蛋味儿比煮的鸡蛋好吃多了。啧啧!香得不知道怎样形容!

bbin:蓟州道中作 其二

【篇五:我为校园添光彩】bbin一天的早晨,太阳放出微弱的光芒,静悄悄的从东边缓缓升起,唤醒还在睡梦中的人们。一个繁忙的一天才正要开始。

bbin:灯夕戏简胥直夫

《白天鹅红珊瑚读后感》这篇文章讲述了一只名叫的疣鼻天鹅,它是一只追求美几乎到了痴迷程度的雌天鹅,但就是因为这种痴迷,搞的最后成了这个样子:

上一篇:送天台李令庭芝

下一篇:十一月十一夜作

·送沙子雨往安南

·定斋为杨和甫赋

·采桑子 闺怨集句

·潞河雪二首 其一

·[双调]清江引 市居

·唐县道中作 其四

·王醇父统帅舫斋

·梅花七绝句 其三

·王学琦石磴联吟

·康郎山功臣庙歌

·和子野四首 其三

·紫骝马效杨伯谦

Copyright @ 2000 - 2019 www.meiyu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

版权所有 www.meiyulu.com

bbin